第55章 绝杀!
书名:木叶的万法之书 作者:废宅死胖子 本章字数:4839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22:26:26

“啊,天上的景色,真的是,好美啊。”

不要问为什么鞍马悠一四个人在天上飞,问就是艺术就是派大星。

志村团藏发誓,这如果只是上忍级别的对手,他回去就上了猿飞日斩!

你家上忍强成这个鬼样子?一个忍术把那么大一块土地直接炸飞?你怎么不说下忍也可以拳打火影脚踢六道仙人呢?反正离谱程度也差不了多少啊!

脚底的那么大一块土地都是千手翼加固的,情急之下,千手翼不顾查克拉的消耗,硬生生把脚下的土地抬起来了,如果说这个忍术本来是可以把他们全部炸飞,那么在千手翼进行防御之后!

他们就连人带土地直接被炸飞到了天上……

剧烈的抬升把反应不及的志村团藏压趴在土地上,旗木正还勉强保持着站立的姿态,至于千手翼?此时跟一条流浪狗一样被鞍马悠一提在手上。

“准备已经做好了,接下来就是,猎杀时刻!”

一堆铁砂围着鞍马悠一他们在的位置旋转,四周陷入一片漆黑,黑暗中亮起来一个很大的圆球,里面有五个闪着红光的点,这是鞍马悠一用幻术做出来的。

“这玩意是干什么用的?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大招?只是用来实时监测位置?那我拼命成这样是为了啥?”

千手翼不愧是千手一族的人,这恢复力实在吓人,刚刚还被鞍马悠一提在手上,这会居然已经靠自己站起来了!

“看到了吗,中间那个黄色的光点就是我们,那五个红点就是敌人,至于这招没有什么用?呵呵,你马上就明白了。”

鞍马悠一笑的异常猖狂,站起来,双手在一个红点的两端连续轻点了足足七八次。

“他们这是在干嘛?用一个大铁球把自己包裹起来?居然不赶紧从这里面出来?这不是当活靶子吗?在空中你们还能那么轻松的挡住我们的攻击?”

巡站在地面上,他不觉得敌人会是这么没脑子的,能够混到上忍乃至于更强的怎么可能有傻子!之前停留在原地不动的行为就让他很意外了,攻击时那个能放光炮的忍者一直闭着眼睛也让他觉得很不对劲。

你看这个球又大又圆又黑又亮?不甘平凡的都被捶进土里了!

总之这场战斗都让巡觉得莫名其妙!

“轰!”

一具尸体悬浮着落到地面,巡呆愣愣的抬起头,爆遁小队的一名忍者,直接被打死了,身上有好些个小洞,伤口处还有焦黑的痕迹,致命伤应该就是额头上的那个伤口。

“红点为什么消失了一个?这是……那个忍者被你刚刚的攻击杀掉了?”

三个人全都愣住了,他们几时见过这样子的手段?躲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动动手指敌人就直接消失掉了?

“没错,我刚刚花了那么久,已经让极其细密的铁砂在空气中悬浮了,然后构成了一个电磁场,只需要改变一下属性,施加一点作用力,嘿嘿,电能生磁,然后,两块磁石互相吸引飞速接近,击穿了路上碰到的东西很奇怪吗?”

鞍马悠一志得意满,这是他模仿Lv.6的电击使能力——电磁风暴而创造的招式,虽然说这招多少有点花里胡哨华而不实,但不得不说,在乌龟壳式保命以及不接触式作战上是有绝对的优势的。

“行了,别在这得意了,先把下面那个——也就是一直跟我们纠缠的那个忍者干掉,他的实力应该是最强的,不能放任他活着离开这里!”

在地上的巡还没想明白,自己这个同伴到底是怎么死的,为什么一瞬间身上就出现了这么多伤口,如果敌人的速度真的快到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就制造出这么多伤口,为什么不干脆点一击致命呢?

“嗯?什么情况?”

巡远超常人的动态视力再次救了他一命,他清晰的看见了虚空中突然闪现一丝电流,然后十数道细密的光丝向他蔓延过来!

脚底猛地一声爆炸,巡平地飞升,向天空不停地蹿,爆炸声不大,却连绵不断,巡咬紧已经干的起皮的嘴唇,用疼痛刺激自己打起精神。

“哎哟,反应挺快的啊,那就看看你还能躲多久!还有,你的同伴可以躲多久!”

“我也来我也来!”

志村团藏有一种大仇得报的满足感,在圆球上疯癫,手舞足蹈,鞍马悠一稍微顾忌点形象,双手也是鬼畜般点——

不知道的还以为在玩什么莫名其妙的音游呢,一个人跟着屏幕做动作,另一个人在打乐动达人。

漫天闪烁电流,无数道光丝疯狂切割,把这个空间分解的支离破碎,爆遁小队几个人疯狂的闪躲,只有灰土来得及给自己加大轻重岩之术的查克拉,飞得更高了些,其他人的高度上不去了!

灰土倒是想去给他们加持轻重岩之术让他们飞的更高一些,但是,下不去啊!漫天的光丝突然出现,把这中间阻挡的东西直接贯穿,他根本就不敢下去!

惠在空中不停的躲避,她的腿上和胳膊上都有好几个小洞了,好在光丝穿透出来的伤口很小,而且自带高温可以止血,只要不被打中致命部位,那就还勉强能够接受,只是……这样的止血只不过是暂时的,伴随着查克拉的使用,伤口处渐渐又在渗血,高温加上失血,让惠的眼前都有点发黑。

“不愧是能够修炼出爆遁血继限界的忍者,一个个的素质的确相当优秀,在这样的攻击中居然还能坚持到现在,不过呢,也该结束了!”

志村团藏跟鞍马悠一对视一眼,两个人开始有意识的配合起来。

惠越来越疲于应付,开始反应的有些被动,闪避的动作越来越迟缓,每次被击中又会清醒一点,但是,身上的伤口开始变多!

惠用余光瞄到身侧突然又亮起电流,距离非常近!亡魂大冒的惠反应极快,猛的往后一倒,光丝就在她的眼前划过,还没等她喘一口粗气庆幸一下自己的劫后余生,她突然听到巡队长的呼喊声。

“快跑!在背后用爆炸!”

巡目眦欲裂的看到,自己的两个队员,一个向后仰,一个往上飞,就要撞到一起了!

“往背后用爆炸?为什么?”

惠倾尽全力的试图转头,然而在她看到背后有什么之前,她的后背已经确实的感觉到了有一个坚实的身体撞到她背后……

志村团藏在圆球上不停的点,两个红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停地接近,直到志村团藏划出最后一笔,然后跳开,两个高速移动的红点骤然相撞!

鞍马悠一伸出手,圆球缩小了一圈,五根手指搭在圆球上,无情的、狠狠的从上滑到底!

巡不停的加速往天上飞,尽量的闪躲,躲不过去就干脆不去管有几道光丝贯穿了他的身体,在看到两个人即将相撞的时候,巡就已经开始加速了。

“至少,至少要救下来一个!”

快了,快了!两个人的身体就在眼前,只需要一秒钟,巡就可以抱住惠离开这里,然后全力是用爆炸,哪怕是让腿骨折,也起码保住一个苗子!

在巡的嘴角即将上扬的瞬间,五道光柱就在他眼前完成了连接,两个人的身影就在光柱的正中间,光柱一闪即逝,可在巡的眼中,却极为缓慢,他甚至来得及看清楚,光柱是怎么贯穿了同伴的身体,然后高温是如何把伤口化为焦黑,随后蔓延至全身变为黑灰的过程。

巡第一次憎恶自己的眼睛为何能看的那么清楚,巡第一次憎恶为什么自己的速度还是不够快,巡第一次憎恶——沉浸在巨大悲痛中但是反射神经只用了0.1秒的时间告诉自己不是悲伤的时候的自己……

这份被称作为了忍者而生的才能,巡心里想,也许是一种诅咒也说不定,他注定要在这份诅咒下战斗到自己死为止。

灰土这边也没闲着,在确定自己没办法直接下去之后,就在空中不停的制造石头往下扔,然而只是单纯依靠重力加速度的石头威力真心不大,在下落的过程中大部分就已经被光丝不停地贯穿分割成了不知道多少块小石头,落到铁砂球上根本不起一丝波澜。

如果灰土他能够造出足够大的石头也就罢了,也不需要跟斑爷一样,你要是造出来一个直径十米以上的石头鞍马悠一也会认怂,但是灰土此刻在天上飘着,没有脚下的土地,他查克拉耗光也做不出来啊!

但是灰土也不是没有收获,比如,他确定了鞍马悠一能够攻击的上限距离是一百米!

灰土离得尽量远,然后落到地面,使用土中潜航之术进入地面,往离的近的方向移动。

“等着我啊,一定要坚持住,我只需要再靠近一点,就可以用忍术把你们都接过来了!

巡在空中只停留了一秒不到,转身加速,他要给这帮子人制造点压力,不能让他们这么肆无忌惮的攻击了。

加速,闪躲,急停再加速!

“爆遁,地雷拳!”

巡即将一拳轰到铁砂上,在下一个瞬间就强行拧着身子提前发动忍术,爆炸把他推开,恰好躲开一抹刀锋。

旗木正没有给巡准备的时间和机会,电流在他身上流动,在刀上凝聚,然后,发起冲锋。

“不准你再靠近悠一身边!”

旗木正一刀直刺巡的胸膛,后者两只手试图来一个空手接白刃,然后直接炸掉这把刀。

旗木正右脚向前,止住身体,手指一转,反手握住刀柄,身体旋转,刺击的架势顺势转换为割喉。

巡被迫放弃毁掉敌人武器的计划,往后倒退,在脚上凝聚爆遁查克拉,给旗木正一个惊喜。

巡余光看见一丝电光闪动……“该死!”

巡脚上的爆遁查克拉提前引爆,把距离拉开,也躲过了几道光丝,旗木正不依不饶,直接跟了上去。

“雷遁,雷刀!”

短刀上浮现了电流,向外延伸,一刀砍过去,这次巡可不敢用爆遁接了,再次往外退了几步,躲开旗木正,也避开了光丝。

巡不退反进,向前重踏一步!

“小子,别太自傲了,以为这点手段就能拿我怎么样吗?我在战国时期战斗的时候,你可还没有出生呢!”

巡手肘后面发生爆炸,一记速度飞快的重拳直接打到旗木正短刀的外侧,电流顺着接触的位置流进巡的身体,他的嘴角都不自觉抽搐了一下。

长期经受爆遁的摧残,巡的身体素质还要远远高于一般的上忍,更不要说他还用了爆遁来加速自己的拳头,旗木正的手臂一阵痛楚传来,右手手腕都脱臼了,刀也脱手而出。

巡半边身子都麻木了,但是,巡一路走过来,成长到现在,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战斗,一点麻木完全无法动摇他战斗的意志!

左腿脚下爆炸产生,巨大的推力让巡的左腿膝盖猛的撞向旗木正!

“嘭”的一声闷响,巡的膝盖撞到一层铁砂,被拦了下来,旗木正趁机拿着刀往后面一蹦,跳动的过程中右手不自觉的用了一下力,这是习惯性动作,大部分人都是这样,会以此来维持平衡,然而此刻这个习惯却给旗木正带来了巨大的痛楚,豆大的冷汗不停的冒出来……

嗯,这次倒不是因为紧张啥的。

光丝的攻击不知何时停止了,铁砂球也破了一个洞——这是为了保护旗木正分出去一部分铁砂了。

巡也看到了那个圆球,看到了上面的红点,也大概猜到了对方是怎么操控这些攻击来针对他们的了。

此时,鞍马悠一睁开双眼,冷冷的看着不远处的巡,巡毫不畏惧的和鞍马悠一对视,甚至于有些挑衅的露出笑容!

对于这些年轻的忍者来说,很容易就可以挑起他的愤怒,然后,十分实力就只能发挥出七八分了!

“阿正,你先歇一下,你的右手伤势不能加重,那是你拿刀的手,接下来,我来跟他好好玩玩!”

巡闻言,有些奇怪,抬头看一眼天空……就在他刚刚试图冲过旗木正的防守的短短一分钟,最后一个队友也死于非命了,尸体甚至还砸在地上看不清样子……

愤怒直冲向他的脑海,巡咆哮者冲了上去,灰土死了,他……他叫什么名字来着?

一瞬间的大脑短路,巡马上就知道不对!爆遁查克拉在体内爆裂了一瞬间,一股剧痛传来,巡的意识恢复清明,抬眼就看见一排手里剑飞过来!

“土遁,土流壁!”

一道土墙升起,把手里剑全部挡住,灰土从泥土里钻了出来,伸手抓住巡的手腕。

“别反抗,我们直接走!你难道想爆遁的传承直接断掉吗?有你在至少还可以教会村子的下一代,你一旦死了,就算有卷轴,万一没人学会怎么办?就算学会了没人领路,爆遁这门血继限界就会就此没落!”

巡没有犹豫,被灰土拉着钻进土里离开。

鞍马悠一没有去拦,也拦不住……

“该死,我的幻术还是做不到,血继限界到底什么时候觉醒!”

那种可以读取别人记忆的幻术,往往需要满满的引导,由自己直接营造的幻术又很容易忽视一些细节,而像鞍马诺那样,完全无视防护可以在别人的记忆中留下暗示……鞍马悠一更是差了不知道多少!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